骆建华:碳博弈已成大国之间新舞台 中国要建立好碳市场和电力市场|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篮球博物馆

原标题:骆建华:碳博弈已成大国之间新舞台 中国要建立好碳市场和电力市场|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

华夏时报(www.chinatimes.net.cn)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

当碳博弈成为大国博弈的新舞台,零碳经济成为未来发展的新风口,中国能否见招拆招,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下赢得先机?

3月27日,在“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暨第十四届金蝉奖颁奖盛典”上,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兼首席环境政策专家骆建华表示,气候变化是百年未有之变局的核心议题,碳中和是未来三十年大国博弈的新焦点。

当前,全世界约有50个国家实现了碳达峰,其排放总量占到了全球排放的36%左右。从实现碳达峰到实现碳中和,欧美发达国家基本都经历了50年到70年。当前,我国碳排放占了全球排放的28.8%,是美国、欧盟、日本、太平洋洲之和,导致我国承受了较大的压力。按照计划,我国将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、2060年实现碳中和,目标期限仅为30年,再考虑到中国现有以高碳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、超100亿吨的年碳排放量、高耗能产业去产能化的艰巨任务等现实情况,我国经济发展的能源增长需求与减排降碳压力将同时存在。

据了解,本次年会由《华夏时报》主办,北京银行私人银行协办,主题为“金融业2021:双循环下的变革与信心”,来自各领域的专家学者、企业高管等共聚一堂,深入探讨新发展格局下宏观经济、中美关系、资本市场、新技术、消费升级等领域的新发展、新变革。

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是一场硬仗

当前,碳博弈已经成为各个经济体之间博弈的战场。

数据显示,1850年以来,地球气温已经升高了约1度,预计到2050年将再次升高1.5-3度。当前,人类排放的温室气体对气温升高起了加速作用,全球每年向大气中排放的温室气体大约在510亿吨,而且总体上一直呈上升趋势,其中二氧化碳370亿吨。

按照2015年达成的《巴黎协定》,希望将2050年的温度增速限制在1.5度。这是个极高的目标,意味着2030年全球排放需在当前基础上下降50%,同时要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。

为了响应巴黎协定,欧盟提出,将按时、按量完成这一目标,到2050年实现二氧化碳的净零排放;新任美国总统拜登也表示,将遵守巴黎协定的时间安排,在2050年进行全美的净零排放。这给国际社会,尤其给中国带来了很大的挑战。

“对我国来说,碳达峰、碳中和是一场硬仗,也是一场大考。但我国已经用40年创造了一个经济奇迹,每年的经济增长都领跑全球,未来的40年,我们能不能从一个碳排放的高峰达到净零排放,也是创造奇迹的过程。”骆建华表示。

当前,中国、墨西哥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仍然没有实现碳达峰。由于我国的能源结构和经济结构,我国的碳排放量遥遥领先。我国能源中,煤炭占主导地位,二氧化碳排放是由煤炭决定的;从经济结构来说,电力、工业、交通运输,也都是碳排放大户。在我国人均GDP水平不高的情况下,经济保持较高的增长速度,对能源的需求还是巨大的。

不过,和西方国家相比,我国敢在发展过程中就提出碳达峰、碳中和,十分难得。一般欧洲国家都是在人均GDP万美金的时候实现碳拐点的,日本和美国是在4-5万美金,而我国刚刚达到1万美金。

从城市化率来看,欧美国家碳达峰城市化率已经达到70%,中国城市化率是60%,还差10个百分点,意味着中国在今后仍要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,这对碳排放也是有挑战的。

从产业结构来说,欧美国家碳达峰的时候,第二产业已经下降到27%以下,而中国现在第二产业占比是39%。我国是世界工厂、制造大国,工业产品占比很重,从产业结构来说,也对我国不利。

抓好三个关键,建立好两个市场

时间紧任务重,怎样完成既定目标,成了全世界关注的话题。

在骆建华看来,关键在于政府和市场,存量和增量,减排与碳汇。“碳达峰投资是百万亿级的,这么大的投资需求之下,要刺激投资,需要建立市场机制和商业模式,其核心和关键就是碳价格的问题。”骆建华表示。

碳价格的制定无非是两种做法,一是通过市场交易来定价,二是通过碳汇来定价。当前,我国已经有了7个交易所,但在没有二氧化碳总量控制的情况下,很难形成真实的碳价格。据骆建华介绍,当前,我国的碳交易量大概是2亿吨,每吨的价格是20块钱,而按照欧美的预算,100美金左右交易额才是比较合理的。未来,如何发现碳价格,是中国要深入探讨的问题。骆建华建议,中国也可以像其他国家一样实行碳税,政府定一个价,不过,这样对经济增长将有一定影响。

从存量和增量来看,存量方面,我国有50亿吨的标煤的能源消费量,100亿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量;增量还需要新增1.2吨标煤,如果按照现在的能源结构,我国二氧化碳排放还要形成40亿吨,当我国碳达峰的时候,峰值点为140亿吨,这很容易成为全球的众矢之的。因此,骆建华建议,在增量这一块,将来要有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替代增量,最好把煤炭这块卡死,不能再形成煤炭的增量。过去是以天然气替代煤,未来可以大力发展核电,我国现在核电的存量不到50万千瓦,还有很大的空间。

从减排与碳汇来看,到2060年碳中和,不等于我国煤炭一点不去消费,比如煤电厂等不能简单粗暴地一拆了之,排放的二氧化碳可以通过碳汇来实现零和。

“我觉得处理好三个关系、抓好三个关键,建立好两个市场,尤其是碳市场和电力市场,我国的碳达峰、碳中和都可以实现。”骆建华表示。

责任编辑:方凤娇 主编:陈岩鹏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